品梅賞詩——鷓鴣天·雪照山城玉指寒
2019/12/11 10:33:53 來源:本站原創 編輯:梁彥
   分享到:

鷓鴣天·雪照山城玉指寒
劉著(宋)
雪照山城玉指寒,一聲羌管怨樓間。
江南幾度梅花發,人在天涯鬢已斑。
星點點,月團團。倒流河漢入杯盤。
翰林風月三千首,寄與吳姬忍淚看。

賞析
  只可惜歲月無情,大浪淘沙,劉著流傳至今的僅此一首詞作。以詞意著當為作者客居北地懷人之作。
  上片寫離別滋味,追懷往日那難舍難分的場面。“雪照山城玉指寒,一聲羌笛怨樓間。”山城當指南方某地,作者與情人分離之處。“雪照”可見是冬日。“玉指寒”一語雙關,既表天氣之寒,又示分離的凄清寒意。“羌管”即竹笛。“一聲羌管怨樓間”似以“細雨夢回雞塞遠,小樓吹徹玉笙寒”化出,羌管悠悠,離愁滿目。景是寒景,情是離情,景情切合,相映相輝。“江南幾度梅花發,人在天涯鬢已斑。”羌笛幽怨,不禁使人回想江南梅花的花開花落,幾度春秋。歲月無情染白主人公的青青雙鬢。追憶往昔別離狀,恍如就在眼前。
  下片由當年寫到此夕,思緒萬千,大抒思念情懷。“星點點,月團團。倒流河漢入杯盤。”天涯霜月又今宵,星牽思緒,月照哀愁,滿臉愁緒只有開懷暢飲,倒流銀漢方可罷休。“倒流銀漢”意指飲盡銀河,痛快淋漓,忘乎所以的暢飲也許才能把滿腔愁怨忘得一干二凈。然而酒愁腸,化作相思淚,因而有“翰林風月三千首,寄與吳姬忍淚愛。”相思情牽,即使縱酒也難掩,因而又放筆疾書,傾訴滿腔的愁怨,滿腹的思情,滿懷的視愿。千言萬語難盡說,因而只好借助歐陽修《贈王安石》的成句,動用“翰林風月三千首”來表達了。朦朧間,詞人好似看到情人吳姬翻閱著情詞,淚眼模糊,心弦顫動的景象。此情此景著實令人幡然心動。
  一首短短的小令,包含無限深情,傳達如此的情意,長短句的語言藝術功能發揮得可稱是淋漓盡致。周頤《蕙風詞話》論金詞云:“金源人詞作爽清疏,自成格調。”以詞情看,言情之纏綿徘惻,又喻之豪宕真情,對后世滿族詞人納蘭性德也產生一定影響。

(留守兒童報編輯部收集整理)

快速赛车开奖记录 nba比分网址 单机捕鱼假日游戏 雀魂麻将客户端 捕鱼大师官网网址多少 有什么方法马上赚钱 鑫彩网彩票苹果 实况足球赚钱队 合一彩票游戏 看新闻最赚钱软件 新时时彩 2019适合赚钱的网游 云南时时彩 2015无本好的赚钱生意 北京赛车pk10 魔兽7.3赚钱职业 宁夏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