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任小昌】家鄉的黃桷樹
2019/6/23 0:13:23 來源:廣元日報 編輯:張長春

     任小昌

    黃桷樹的葉生葉落,是四季的綠在流,是四季的云在飛。

    我的家鄉坐落在嘉陵江畔,房前有一顆碩大的黃桷樹,樹葉的綠色是春夏秋冬交替的晴雨表。江水在流,綠樹在變,綠葉在換,綠色在流。從深綠到嫩綠、翠綠,再到深綠,猶如一位美少女身著的綠色披風,綠透江水的碧波,綠染大地的山林,綠滿人的視野,綠沁人的心靈。

    綠是樹的魂,樹是綠的根,根是綠的家。老家門前的黃桷樹,樹干粗壯,根系龐大,花團錦簇,像幅古畫,帶給人無盡的樂趣。黃桷樹又名菩提樹,屬于落葉喬木,春季落葉鋪天蓋地,新生葉芽個個含苞欲放,把人悄悄帶入夏天;夏季葉芽生長旺盛,枝繁葉茂,翠綠欲滴;秋季開花,葉子長得厚實,顏色變得深綠;冬季樹木進入休眠期,樹葉涵養水分,綠中透黃,星星點點開始落葉,偶爾飄下來拾起可當書簽。黃桷樹花期一般從每年5月到8月,果期從8月到11月。每一株花朵含苞4、5片花瓣,顏色淺白,能與梔子花媲美,雖沒有濃烈的香氣,卻是潔白無瑕,個性張揚,有一種出淤泥而不染的氣質,還能做藥用。

    春天來了,萬物復蘇,樹上的喜鵲、畫眉、麻雀嘰嘰喳喳叫個不停,知心話兒說不完;黃桷樹葉開始集體換裝,爭先恐后脫下厚重的老葉,雨后春筍般地煥發嫩芽新葉,偶爾摘上幾枝,吃幾片嫩葉,酸澀的味道,清香的口感,滿眼的春色,全綠的味道,把春天悄悄地遞交給火紅的盛夏。炎熱的夏天,高大的黃桷樹遮天蔽日,摘下寬大的樹葉做成遮陽帽,盤戴在頭上,頓感酷暑消退一大截,全身涼快一大片。白天,小時最想玩的是用竹竿粘上蜘蛛網去粘蟬,趣玩“知了、知了……”有時費了九牛二虎之力,能夠幸運粘上兩、三只,有時空手而歸,帶著滿身的臭汗和灰塵倏然鉆進家里,難免會被母親嘮叨幾句,都是叮囑“注意安全”“注意中暑”的勸導話語,心里卻是樂呵呵、美滋滋的。正午或者晚上,附近的大人小孩會不約而同聚在一起,坐在根深葉茂、涼風徐徐的黃桷樹下乘涼,津津有味地講述天南海北的故事和這家那家的有趣龍門陣,尤其是雨過天晴的夜空高遠遼闊,滿天繁星閃爍,時常看到流星劃破夜空,流進《封神榜》的神話故事里,有時也數著星星,細辨“北斗七星”,偷窺嫦娥奔月、吳剛折桂,翹盼牛郎織女鵲橋相會,尋找那一顆最亮的、屬于自己的星座。浩瀚的夜空,無盡的遐想,無限的追求。

    云在樹上飛,雨在葉上落,水往地下流。雨對黃桷樹情有獨鐘,妙趣橫生。春雨沙沙落在葉上,只聞聲音,不見雨點;夏雨肆無忌憚,風卷云涌,大滴大滴打在葉上,來勢洶洶,過路的人趕緊躲到黃桷樹下,僅有零星的雨點,有時掉在臉上帶來一絲涼意,有時滾在身上一塵不染掉到地面,有時偶爾滑進頸背頓感一絲冰涼,原來瓢潑大雨打在黃桷樹上,被密不透風的層層樹葉擋住分解,絕大多數雨點順著大大小小的樹枝,匯流到兩三個人才能合抱的粗壯樹干身上,直接流到地下,保持雨水來時的清清白白,不夾帶泥土、塵垢,讓自己的根須飽餐一頓,多余的雨水滲入地下,或者流入嘉陵江;秋雨綿綿,下個十天半月,樹下總能找到干燥的玩耍地方,細聽秋雨敘說豐收的喜悅;冬雨稀稀疏疏,給干渴的樹葉帶來甘露,給大地捎帶來春的氣息。

    “前人栽樹后人乘涼”“大樹下好乘涼”。小時候,我經常看到母親把淘米水積攢到木制水桶里,舍不得喂豬、雞,卻舍得拿去澆灌房前的那顆古老的黃桷樹和附近的小黃桷樹,還不時挑到一公里外的山梁間,澆灌山嘴那顆百年的黃桷樹王。過路的人常夸樹子長得好,常青常綠,枝繁葉茂,能歇腳、能納涼、能遮陽、能躲雨。上學了,我知道“雨露滋潤禾苗壯”“三分栽種七分管理”的樹木生長自然規律;后來參加工作,我懂得栽種黃桷樹能夠涵養水源、保持水土的環保自然法則,明白了栽有黃桷樹等大樹的地方,哪怕狂風暴雨,流在地上的水總是清清的道理;再后來,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的生態發展理念植入我的心靈,老家沿江兩岸修起河堤,左鄰右舍的房子變得漂亮,被大小街道連接起來,戶戶養成種植黃桷樹的習慣,大大小小的黃桷樹鋪天蓋地,成為家鄉一道獨特的風景。

    老家房前那棵黃桷樹是我刻骨銘心的記憶和念想。根深葉茂,云在樹上飄,雨在葉上落,水往地下淌,綠在樹間流,流滿嘉陵江;老家那片新栽的黃桷樹林,翠綠欲滴,綠染大地,綠是樹的魂,樹是綠的根,綠是根的家,綠遍金銀山。

快速赛车开奖记录